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关系的迷思

分类:论文范文 发表时间:2019-11-09 10:04

  摘要:立足演化经济学的视角,总结出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关系的多种组合,批判“精神分裂症”与“选择性使用”两种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尤其是发达国家的选择性使用一方面体现在理论上的党同伐异,推广世界主义经济学,然而在经济政策却执行内外有别的措施​‍‌‍​‍‌‍‌‍​‍​‍‌‍​‍‌‍​‍​‍‌‍​‍‌​‍​‍​‍‌‍​‍​‍​‍‌‍‌‍‌‍‌‍​‍‌‍​‍​​‍​‍​‍​‍​‍​‍​‍‌‍​‍‌‍​‍‌‍‌‍‌‍​。并以英美赶超过程中的对外贸易政策经验教训为例,揭示当今发达国家在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上的“选择性使用”,给出中国在经济理论与政策组合上的建议​‍‌‍​‍‌‍‌‍​‍​‍‌‍​‍‌‍​‍​‍‌‍​‍‌​‍​‍​‍‌‍​‍​‍​‍‌‍‌‍‌‍‌‍​‍‌‍​‍​​‍​‍​‍​‍​‍​‍​‍‌‍​‍‌‍​‍‌‍‌‍‌‍​。

  关键词:经济理论;经济政策;精神分裂症;选择性使用

  一般来说,经济理论为经济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理论指导,而经济政策则是对经济理论的运用与实践,但是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也具有各自的独立性。由于经济发展的特定性,使得不同国家(甚至同一国家不同时期),由于所处发展阶段不同,需要采取不同的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的组合,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经济学与经济政策及其组合。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存在两种错误的理论与政策组合,即“精神分裂症”与“选择性使用”。其中“精神分裂症”意指经济理论或经济政策抑或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的组合不符合本国发展阶段的情形;“选择性使用”意指国内所运用的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是正确的,但是对外却以欺骗等手段误导他国的情形。发展中国家既要避免“精神分裂症”又要避免跌入发达国家“选择性使用”的陷阱。

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关系的迷思

  一、两种经济学教规与两种经济政策

  着名的演化经济学家赖纳特认为“经济学作为一门科学(或伪科学)是独一无二的,因为相互竞争的教规可以长期并存”。这种认识有些偏差,因为相互竞争的教规在其他学科同样可以长期并存。这个问题涉及托马斯·库恩范式、拉卡托斯的研究纲领或拉里·劳丹的研究传统。拉卡托斯认为,任何科学研究纲领作为一个相互联系着的理论体系,主要是由“硬核”和保护带组成。硬核是构成科学研究纲领的基础理论部分或核心部分,即信仰或世界观。“硬核”的不同导致科学研究纲领之间的千差万别甚至对立。“保护带”指“硬核”的保护带,保护硬核是其任务和功能——尽可能地不让硬核遭受攻击。由此可见,硬核才是划分范式的标准。据此进行理论综合,经济学只有两种不同的硬核或研究传统:启蒙运动传统经济学和文艺复兴传统经济学(替代教规),前者包括从重农主义、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和杰文斯-瓦尔拉斯的边际革命到马歇尔的新古典经济学再到现代主流经济学;后者包括从重商主义、美国学派、德国历史学派、马克思经济学和熊彼特经济学等一直到现代演化经济学。他们之间存在着根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对立,是西方主流经济学的静态的、原子论的和机械的宇宙观与替代教规的动态的、系统的和有机的世界观对立。两种传统的经济学从十七世纪一直持续到二十世纪存在五次经济学方法论大论战,两者谁为主流谁为非主流就像是“地下暗河”与“地上明流”一样进行着交替,现代主流经济学成为主流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境况。这样看来经济学就不存在“独一无二”了,正如同阴阳相生相克,亦如哲学领域的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的长期的“相对立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作者研究认为,经济学的这种长期的论争主要是因为经济学具有情境脉络特定性即具有阶段性,也即国家所处的发展阶段不同,需要适用不同的经济理论,其中发达阶段适用启蒙运动传统经济学,而发展中国家适用文艺复兴传统经济学。只要国家之间存在发展阶段的差异,不同国家为了自身的根本利益,这种论争将还会存在下去。

  二、两种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精神分裂症”与选择性使用

  经济发展阶段不同要采用不同的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是人所共知的。于是,上述两种经济学教规与两种经济政策传统的关系的组合就可以用图1的“2x2”矩阵来描述。

  三、英美在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结合的异同

  回顾经济思想史和经济政策史,发达国家在崛起过程中,人们公认在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结合上存在英美和德日两条不同的路线。即德国、日本在赶超时期是受历史学派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而非古典主义影响,而英美在赶超时期是受启蒙运动经济学传统的影响而崛起的,两国在发达以后走向了相同的自由主义道路。笔者认为,恰恰相反,英美在赶超时期没有受启蒙运动经济学传统的影响,所运用的是组合III,在发达以后的英国和美国走了不同的路线,英国是组合I,美国则是组合IV。塞缪尔·约翰逊说“再没有比商业更需要有哲理来阐明的”,于是我们仅以英美两国的对外贸易为例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四、中国的经济发展道路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开始了新自由主义浪潮。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大肆宣扬自由主义理论和政策,对他们自身成功赶超的共同主线(即对自由贸易的不信任)有意地进行“集体性失忆”,进而要达到“世界性失忆”。同时“禁止发展中国家使用在发展过程的相应阶段上发达国家曾经采用过的政策”。这就是典型的选择性使用。由于新自由主义思潮泛滥,很多发展中国家在经济理论上和政策实践上都受了蒙骗,以至于“华盛顿共识”造就了五十多个新自由主义重灾区,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即在赶超的起步阶段就采用了全面“市场化、自由化、金融化、全球化”的经济理论与政策。它们的教训对于中国不可谓不深刻。

  参考文献:

  [1]马克·布劳格.经济学方法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257.

  [2]李斯特.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1:105.

  [3]马歇尔.经济学原理[M].北京:北京出版社,2007:18.

  [4]赖纳特.穷国的国富论(下)[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324.

关键词:经济,理论,与,经济政策,组合,关系,的,迷思,

上一篇:民间借贷中的法律风险与防范 下一篇:“双一流”建设下高校社会成本共担研